人口大变局时代,万亿城市正在洗牌

人口大变局时代,万亿城市正在洗牌

每位记者:丹终葵每位编辑:刘艳梅

图片来源:图片网_501372764

万亿城市是国家经济发展的排头兵,是人口增长的主力军。截至目前,全国GDP一万亿的24个城市中,除深圳外,2021年底的人口数据已经公布。

其中,武汉以120.12万人的增幅“一骑绝尘”,常住人口也超过郑州,重回“华中第一城”的位置。与此同时,成都、杭州、Xi安等新一线城市新增人口超过20万人,与武汉共同组成年度新增人口第一方阵。

相比之下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一线城市人口增速明显放缓。其中,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连续第五年负增长,上海2021年人口增长只有1.07万,而之前的“抢人”广州也只有7.03万。

去年全国人口仅增加48万人,区域人口格局正迎来新一轮洗牌。从全国来看,哪些城市人口增速放缓,哪些城市逆势起飞?长期来看,有哪些趋势和机会?

中心竞争

这场万亿城市人口争夺战中最激烈的焦点之一,就是“华中人口第一城”的归属问题。

“七普”数据公布的时候,郑州以春风为荣。2010-2020年,郑州常住人口增加397.41万人,十年增长46.07%,成为中部地区增长最快的城市。相比之下,武汉和长沙的增量分别为254.11万人和300.69万人。由此,郑州取代武汉,首次成为华中第一大城市。

从全国来看,郑州超越杭州、青岛、哈尔滨、石家庄、南阳、周口、临沂、潍坊、保定、邯郸、温州,常住人口前移11位,跻身全国前十。

现在,武汉以全国最大的人口增幅,一举超越郑州,重夺华中第一城市的称号。最新数据显示,武汉和郑州常住人口分别为1364.89万人和1274.2万人。

同时,武汉城市人口(2020年995万)优势明显,有望成为继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重庆、广州、成都、天津之后的第八个特大城市(城市人口超千万)。

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后疫情时代人口的回归。在全国半数以上省份常住人口负增长的情况下,湖北省去年新增人口54.7万人,仅次于浙江和广东。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湖北2020年一度流失150多万人,目前正在逐步回归。

随着人口的增长,武汉的经济正在强劲反弹。2021年,武汉GDP 1.77万亿元,同比增长12.2%,位居全国第九。虽然尚未恢复到疫情前的位置,但经济复苏带来的人口回流效应已经开始凸显。

图片来源:图片网_500854225

在低生育率背景下,人口迁移日益成为不同城市人口变动的主要因素。在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任远看来,归根结底,决定人口流动的因素主要是不同地区经济发展和就业机会的差异。比如疫情等突发灾难性事件,会影响湖北乃至全国人口迁移的总量和结构,但长期的人口流动还是由一个地区长期的经济社会发展决定的。

目前,在中部地区,武汉在经济总量和人口规模上都具有领先优势。但与武汉相比,郑州在人口、经济、人口首位度的腹地有更广阔的成长空间。

根据武汉和郑州的国土空间规划,2035年两市人口上限分别为1800万人和1660万人。未来,中部地区人口最多城市的争夺,依然是武汉和郑州的“二人转”。

省会的崛起

乌哈之间“猎鹿”的背后

2021年末,成都市常住人口2119.2万人,增加24.5万人;杭州常住人口1196.5万人,增加23.9万人;Xi市常住人口1316.3万人,增加20.3万人。在24万亿城市中,成都、杭州、Xi、武汉共同组成第一方阵。

成都和Xi安都是“强省协会”的代表。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分别达到19917亿元和10688.28亿元,分别占其所在省份的37.0%和35.9%。2021年,四川全年人口增长仅为1.3万人,陕西人口规模甚至首次减少1万人,为——人,而成渝和xi安的增长均超过20万人,这也体现了中心城市对区域人口的吸引力。

在上一轮人口大战中,深圳、广州、成都、Xi安、郑州、杭州、重庆、长沙成为最大赢家,十年人口增长均超过300万。其中,成都和Xi安分别达到581.9万人和448.51万人,显示出强省的强劲增长潜力。

在都市圈时代,这些省会城市和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有望进一步增强,不仅作为区域的核心增长极,还将在更广阔的腹地逐步完成分工和整合。此外,由于疫情反复等因素,返乡就业逐渐成为新的选择。

作为长三角的经济中心,杭州的背后是——浙江,是全国人口增长最快的新建省份。2021年,浙江省常住人口达到6540万人。以每年72万的增量,取代广东成为中国人口增长最多的省份。

从结构来看,在新增人口中,自然增长仅6.5万人,机械增长高达65.5万人。

  也就是说,浙江人口增长动力主要来源于外部迁徙流动。与之类似,杭州新增23.9万人中,除了2.9‰的自然增长(约3.5万人),从外部流入人口高达20.36万人。

  这与近年来浙江、杭州快速发展带来的人口流入紧密相关。而且,相比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杭州的人口政策也相对积极。

  不久前,一则“大学生创业失败,贷款10万元以下由政府代偿”的消息刷屏网络,便是这个共同富裕示范区展示“友好度”的突出例子。这其中,不仅省会杭州成为最大受益者,作为杭甬“双子星”之一的宁波,去年常住人口增量也达到12.4万人。

  此外,长沙、青岛、郑州、南京和福州的人口增量也在10万人以上,表现较为亮眼。

  一线趋缓

  值得注意的是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一线城市的人口增速普遍放缓。

  2021年,北上广常住人口分别为2188.6万人、2489.43万人、1881.06万人。从人口增量来看,上海和广州新增人口分别为1.07万人、7.07万人,北京常住人口则下降0.4万人。

  图片来源:摄图网_501637633

  多年来,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对打工人的吸引力无可撼动,尽享人口红利。

  七普数据显示,深圳、广州十年间人口增长分别为713.61万人、597.58万人,在万亿城市中分别排在第一、第二位,年均增量在六七十万左右。北京、上海虽然已开始主动控制人口规模,但十年人口增量也分别达到228.07万人、185.17万人。

  既然如此,一线城市为何突然“不香”了?

 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研究员田雪原看来,首要原因还是出生率下降,人口自然增长放缓。

  2021年,北京、上海出生率分别为6.35‰、4.67‰,均低于7.52‰的全国平均水平。广州出生率(户籍人口)虽然还维持在两位数(11.82‰),但相比往年也大幅下降。而从自然增长率来看,上海更是出现-0.92‰的负增长,北京也仅为0.96‰,广州6.26 ‰(户籍人口)的水平,也比 2020 年低 2.68 个百分点。

  与此同时,近年来,北京和上海都开始主动控制人口规模。北京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,上海则以2500万人左右的规模作为2035年常住人口调控目标。去年,尽管两地落户门槛有不同程度放低,但人口吸纳能力已成逐步收缩态势。尤其是北京,过去5年常住人口规模持续下降,累计减少6.8万人。

 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,田雪原指出,“一些人在疫情或其他原因下,返回故乡了,这可以说对北上广深影响比较大。”

  去年,广州人口增量陡然跌破10万,创造下近20年新低。广州身后,整个广东的人口增速也大幅减缓。2021年末,广东常住人口为12684万人,相比2020年末增加60万人,增量直接“腰斩”。与之相比,2020年广东常住人口增量达135万人。

  形成鲜明对比的例子是重庆。根据最新统计数据,2021年重庆外出农民工513.6万人,下降1.7%;本地农民工242.7万人,增长13.4%。2021年重庆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-1.55‰,而当年常住人口增长3.5万人,显示人口回流。

  当然,上海、广州在常住人口增量大幅缩水的同时,户籍人口去年分别增长11.49万人和26.42万人。这说明,一线城市的人口吸引力依然旺盛,人口结构或将继续调整。

  每日经济新闻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