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事薯片一包多少钱(独家丨乐事薯片将悄悄涨价10)

乐事薯片一包多少钱(独家丨乐事薯片将悄悄涨价10)

文岁月

进入2022年后,食品饮料行业就一个字:“涨”。如今,又有一类加入了“崛起的家族大军”,这就是施乐薯片。近日,有网友爆料称,百事食品旗下的施乐薯片和施乐大浪薯片将从4月15日开始涨价。

一封小小的涨价信背后,有着“数不清”的故事。

U1S1,百事食品(以下简称“百事”)以诚恳的措辞和谨慎的态度写下了这份涨价函。特别强调,涨价函严禁流传,不得以任何形式向任何第三方披露本函涉及的信息。最后,我们为客户补充了“小字说明”,“为了更好地协助客户高效销售我们的产品,我们公司将根据产品成本和市场调查提供不同产品的建议售价,仅供您参考。根据我们的产品成本和市场调查,我公司还将不时进行修改,以提供上述建议售价。在任何情况下,上述建议售价对所有客户都没有强制力,所有客户都享有完全独立的定价权。无论客户是否遵守建议售价,我公司都不会给予任何奖励或处罚。”

这应该是所有公司发出的唯一一份强调“不要透露给第三方”的涨价函。为什么?

因为,前车之鉴。其实涨价对股市来说是好消息,但对消费者来说不是好消息。随着各种成本的增加,企业通常会将成本压力转移给消费者。在营销行业,这是可以理解的,但并没有被消费者很好的理解和接受。尤其是2022年,涨价潮堆积如山,每次大企业涨价都会有热搜。比如前段时间方便面涨价。

据某企业公关负责人介绍,涨价十几分钟内,他就接到十多个电话或微信询问涨价事宜。可见大家对涨价的敏感程度。这也是百事希望涨价函不公开的原因之一。

早在2019年,百事公司就宣布旗下膨化食品涨价,涨价将从2019年5月1日起执行。让我们来看看。两封涨价信从用词上看基本一致,只是2019年说的是膨化食品涨价,而百事可乐的膨化品牌包括施乐薯片和奇多。这封提价信强调,这是施乐最畅销的两个品类:施乐薯片和施乐大浪薯片。这一变化的背后是近两年施乐薯片销量的大幅增长。基本上这一轮涨价已经可以缓解成本上涨的压力了。

但据知情人士透露,2019年的提价函未能顺利实施。当时很多媒体都在跟踪,相关人士的回应是:没有评论,也没有接到通知。后续涨价可能无法实施。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经历,百事食品特别强调“不造谣”。

在2019年的这份调价函之前,百事可乐的调价策略也是快消品行业经常采用的“减不加价”,即降低产品重量,但价格不变,也是一种以价换量。由于包装的特殊性,施乐薯片的包装袋里充满了空气,因此也被消费者调侃为“空气涨价”。“我买了一袋空气,里面有几片薯片”。

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百事可乐这几年的涨价信都是直接涨价,而不是“瘦身”。

在这份涨价函中,百事公司强调,为了让经销商更顺利地度过涨价的磨合期,公司将加大“品牌建设和营销”。这里有两层意思。一是品牌建设。品牌建设通常指广告、终端品牌展示等费用。但这方面的费用会不会增加,对经销商来说并不明显。另一个是营销,也就是终端的推广政策。比如某产品原价2.5元,现在价格3元。然后在终端举办买一送一的活动,消费者买的价格是2元,比较实惠。

这看似与涨价的目的相悖,实则是为了降价。但这其实和消费者通常看到的厂商的宣传是不一样的。这种促销活动被称为“买赠”,其目的是刺激单次购买的消费,让没有购买的消费者有勇气进行试探性购买。当然也有抢占竞争市场的目的。这种活动最大的缺点是,虽然短期销量飙升,但长期来看,消费者不愿意以产品本身的价格购买,认为产品的价值只是促销时的价格。

就以涨价为目的销售产品而言,是克服单纯涨价带来的“销量下滑”的好办法。虽然增加了附加产品的投入,但促销活动结束后,消费者再次前来购买时,会对当前价格有一个“认知”。3354由于促销无法满足,产品将恢复原价,下次涨价后才能增加购买数量。

这是几乎所有快消品的涨价套路。

在百事的涨价函中,用小字强调,会根据不同市场给出产品终端的零售价格,但百事不会监督经销商是否执行规定的价格。意思是,我会增加我的。至于经销商愿不愿意涨,涨多少取决于经销商的意愿。

这次百事提价10%左右,经销商终端提价还不确定。也有可能会不会出现成交量大的经销商为了销量而牺牲利润,甚至是价格低的经销商趁着这波涨价来偷货。

当然,百事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,因为百事中国采取的策略是经销商制度。即企业尽可能砍掉所有中间环节,将定价权全部交给经销商,渠道也由经销商掌控。企业只有建议售价的权利,没有决策权。百事可乐的工作人员更多的是管理和服务分销商,从而避免了大量的人员投入和运营成本。所以百事食品不怕经销商乱涨价。毕竟一直都是这样。

  再有,无论2019年还是2022年的涨价函都强调经销商要在订单系统里调整价格体系,以免造成不便。其实这是百事食品这两年一直在推进的数字化体系,即要求经销商把自己的进销存系统接入到百事公司的系统里,便利百事公司及时掌控经销商销量及库存。并对没有上系统的经销商,会强烈要求经销商上系统。

  也许,很多人觉得都2022年了,感觉百事食品的经销商似乎有一点不那么现代化。这很好理解,因为休闲食品的经销商,体量相对于饮料等是相当小的,在饮料行业500万销量的经销商遍地都是;而在休闲食品行业,500万销量那可以说是“一方诸侯”了。体量小,用原始的记账体系就可以应付,不上系统也就可以理解。百事为了完成数字化,才会特意要求经销商有相应的系统。

  不得不说的是,此次疫情,为百事旗下乐事带来了极大的销量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仅乐事薯片销量已经接近120亿,某区域2019年销量还不到一个亿,如今销量已超过三个亿了。即便如此的销量速度,百事食品给出的增长目标也只是30-40%的年增长。这也导致了乐事薯片的供不应求。

  百事食品在疫情中曾出现过一个比较大的乌龙事件,其北京某厂出现了人员感染新冠事情。其实,这件事,本来是被有关部门当作正面典型去报道的,并让百事北京相关负责人进行报告是怎么防控疫情的,但却被带了节奏,被当成“感染新冠”去大肆报道。

  最搞笑的是,大家一提百事想到的就是百事可乐,所以又把员工感染新冠的帽子戴在了百事可乐头上,让百事可乐如今的运营、康师傅背了锅。虽然事件一出来康师傅便强调其百事可乐在北京无厂,感染新冠的是百事食品那边,但百事可乐却还是躺枪被下架了一波。消费者本着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,又“抵制了百事可乐”的销量。

  当然,百事食品还是及时站出来承认是自己这边的问题,但对风波并没有产生大的影响。因为国际巨头知道,当事件出来时,你需要做的就是“闭嘴”,等风声过去就好。

  此前,乐事薯片是一款终端大卖场产品,也会在网上销售,但整体的量并不大。此次疫情,却大大提高了乐事的渗透率,让乐事薯片从大卖场产品变成了大流通产品。

  我们说百事食品在中国采用的是经销商制,因为经销商更注重的是自己眼前的利润,所以,对产品的市场投入十分有限。比如,卖场收取终端地堆费用1000元,而百事食品能给的只有400-500元,其它部分需要经销商来补,这就减少了经销商利润。所以,经销商干脆就不在卖场买地堆。再来,百事食品也强调淡季做渗透,所以就会推出一些一元包、或将某些产品做些特价,而这都会降低经销商利润,所以经销商干脆不做或者不按指定的价格去销售。

  百事食品的价格通常是比较贵的,但胜在品质上。此前,消费者更多选择面类膨化而非马铃薯膨化食品。而疫情,让很多大学生、一线城市的消费者困在家中,他们习惯了乐事,就带动了周围朋友对乐事的喜爱,提高了产品的“渗透率”。这就反哺回市场,如今卖场会免费给乐事地堆,甚至以高毛利要求的一些学校网点,也开始上价乐事的产品。随着好丽友被抵制,也将给其“呀土豆”带来一定影响,必然会让乐事薯片的销量再上一个台阶。

  其实,销量上涨的不只是乐事,其它休闲食品的销量也都在大幅度增长。比如,达利的可比克、溜溜梅们,毕竟现在大家困在家中,时间都充足,嘴巴闲不下来,必然带来休闲食品的大幅上涨。或许正是这样,也会让乐事价格的上涨变的不那么敏感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