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寄邮政包裹多少钱一斤(猪肉价格暴涨)

寄邮政包裹多少钱一斤(猪肉价格暴涨)

文/蔡

编辑/图殷飞

卖了十年猪肉,这种“猪肉涨价”的盛况在王少平还是第一次。

“收购价几乎翻了一倍。”

是王少平保定曲阳县的一个淘宝猪肉卖家。最近半年,他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,猪价有涨有跌。

为了收集猪肉,他走访了117个村庄。如今,他已经卖出了近700头猪,约17万斤猪肉。

回想起猪肉涨价,王少平仍然心有余悸。

先从端午节开始,每天价格都一样。在王少平,一斤本地猪肉从往年的28元涨到了今年的46.8元一斤。

中秋节前后,当王少平去购买生猪时,他发现一些村民干脆拒绝出售。“一天涨一块钱,有的村民就觉得现在卖,亏本了。”

更有甚者,“猪肉价格过高,消费者转而购买鸡鸭鹅,导致这些肉禽价格上涨。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。”

前段时间猪肉价格略有下降,但是山区信息滞后,村民还在养猪,不想卖。“等他们听说猪肉价格降了,外面的猪肉价格又开始涨了。”

目前,王少平仍持有许多订单,但他拿不到。“很多客人是半个月前或者20天前下单的。但是送货被延迟了。所以现在申请退款的很多。”

王少平不禁感叹:“过去猪肉市场变动时,价格最多在一元到两元之间波动。今年猪肉价格最夸张,翻了一倍。”

王少平的老家是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小木乡南庄村。

曲阳县位于保定市西南部,太行山、燕山山脉集中连片贫困地区,工农业发展受限。南庄村距离曲阳县城10多公里。大多数村民以种植小麦、小米、核桃等农作物为生。有些村民还会在自家院子里养鸡鸭鹅猪等家禽。

2008年,曲阳县程凯石雕工作室王少平看到一则爆炸性新闻:多名食用三鹿集团生产奶粉的婴儿被查出肾结石,随后在其奶粉中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。

她家3岁的女儿王少平以前吃过三鹿奶粉。王少平此刻开着他的摩托车回到了南庄村。孩子虽然没有特别严重的症状,但他和妻子对视了一眼,想起来还是奄奄一息。

和妻子商量后,王少平决定关掉县里的石雕工作室,回到村里。

王少平工作室的电脑也被搬了回来。没有雕刻工作室的收入,王少平试图在网上注册一个淘宝店。

他走访了附近的几个村民家,买了他们的原生态农产品,比如小米、核桃、香油、柴火等等,放在淘宝上架。

不久,一名上海买家订购了一只柴鸡。

然而,在送货时,王少平遇到了另一个难题:当时,全县只有一家邮局,一公斤货物的邮费是19元。“这样算下来,一只鸡的邮费居然要40多元!”王少平收到了买家20元的邮费,其余的自己寄出。“不亏,但不盈。当初是为了吸引更多客人进店。”

交易达成后,上海买家的亲戚朋友涌入王少平的商店。“我一下子被介绍给几十个人,货架上有什么他们就买什么。”

一年半的时间里,进店的顾客经历了裂变式的增长,年销售额达到30多万元。王少平赚了点小钱。为了方便拍照和收货,他还用赚来的钱买了一台尼康相机和一辆“长安之星”面包车。

2010年冬天,一个广东的客户问王少平:“你们村有猪吗,有卖猪肉的吗?”

那时候,每到年底,南庄村家家户户都要杀年猪。村里只有两三个杀猪师傅,在城里打零工刚回村过年。在早上四五点的时候,猪

在集合点,五六十头带血的猪“乖乖”地排好队,等着杀猪的阿奥特更快。一大锅开水在冒泡,主妇们不停地往临时搭建的炉子里添柴火。

流血的猪被扔进85度左右的温水里。猪屠夫小心翼翼地把猪毛拔掉,然后倒挂在铁架上,用刀“熟练”地牵着牛。“杀一头猪大概要一个半小时,杀猪的能赚100元。”

在关年南庄村,猪肉的香味从清晨飘到傍晚。

会诊结束后的第二天,王少平开着一辆带喇叭的银灰色面包车,去村民家收猪。

起初,村民们不愿意出售。“一个家庭一般养两头猪。他们养猪不是为了卖,就是过年在自己家里吃。”

然而,王少平提出的收购价格相当于村民半年的收入。村民们一个接一个地把刚宰杀的猪带到王少平的家里。

早上七八点,王少平把猪肉切成固定的重量,密封在冷库里。冷冻一夜,然后第二天快递到全国各地。

当时,县城里只有邮政服务。快递费用高,配送时间慢。

一些买家对王少平产生了反应,当他们收到猪肉时,猪肉已经融化成冰,变坏了。王少平很着急。他在城里找了一家工厂,打开模具,做了六套泡沫盒模具,专门用来装保鲜猪肉。“六套模具的规格从3公斤到30公斤,一套模具的开发费用就要6500元。”

这一招,果然为他打开了局面。到2013年,中通、等快递公司入驻县城,何

已经成了当地的发货大户,有议价权。最早的邮政运费,一斤收19块钱,中通圆通进驻后,有了竞争,邮费降到一公斤7块钱。

  “只要我的车不去县城,快递车就不会开去保定。”

  店里的订单稳步增长。一个月,光土猪,王少平就要卖出去至少两头。

  前年,有个上海的顾客,一口气下单了4头猪。“顾客是公司老板,自己吃完觉得猪肉不错,就买来送给员工过年,一人5斤。”

  那次,王少平足足发出去22个30斤装的泡沫箱。

  去年8月,国内出现的非洲猪瘟,打破了王少平蒸蒸日上的猪肉生意。

  8月份开始,国内养猪场的大量生猪被扑杀,母猪、生猪存栏量大幅下跌。之后,猪肉价格就像坐上了火箭,一路蹿升。

  今年端午节前后,王少平发现,活猪不好收购了,村民们都在要求涨价。“而且是一天一个价。”

  王少平一直没有固定的供应商,全靠每天现场收购后发货。早些年,不少村民见王少平给的价格公道,就凑到王少平跟前商量:“要不我专门给你养猪,也省得你跑来跑去还收不到猪。”王少平却拒绝了,“如果是长期大量供应活猪,你们肯定会喂养便宜的饲料给猪吃,那质量可差远了,我不要。”

  入村收购,成了王少平店铺猪肉的唯一货源。

  南庄村村里50来户农民养猪,大半都包给了王少平。如今价格高了,王少平只好开着银灰色的面包车,往周边村落收购土猪。

  在南庄村,一些在外地建筑工地务工的村民,因为年纪大,从工地上退下来,一时找不到新工作。王少平就将他们拉拢过来,组成了一支专门进村收购的摩托车车队。

  “在我们这儿,儿子成婚,父亲都要给新人买一辆摩托车,相当于彩礼。刷墙的工人都知道,我们村里墙面上最常见的,就是‘想结婚,买宗申。’”宗申是当地最知名的一个摩托车品牌。

  王少平将村民家里闲置的“彩礼”做了点小改造:车上放了一个隔层大笼子和网兜,用来放每天收购来的鸡鸭鹅鸽等家禽。同时还有一个大喇叭,循环播放着当天要收的家禽物种消息。

  眼下,王少平雇佣的摩托车车队有30多人。每天清晨四五点,摩托车就穿梭在附近各个乡村中。

  杜家庄村、石门村、口头村…半年多时间,王少平将附近十来个村落逛了个清楚,养猪人家的门槛他几乎都踏进过。

  为了说服村民卖猪,进村收购活猪时,王少平往车上的网兜,装上了半斤大白兔奶糖。

  在口头村村道上,有不少老人牵着小孩玩耍。王少平见到小孩,就往小孩怀里塞上一把大白兔奶糖,再和老人拉家常。等到了农户家里收猪,收了大白兔奶糖的老人就会帮着王少平,劝说养猪的农民,“你就卖给他吧,这个价格不低了。”

  这样,王少平一天也能以高价,收购不少活猪。

  开店至今,王少平已经走访了周边117个村庄,收回近700头土猪。

  受访店铺:小小庄稼汉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